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专家论点
华大九天刘伟平:国产EDA要发展,人才很关键!
发布日期:2019-09-19 浏览次数: 字号:[ ]
2019-09-19

在昨近日岛举办的2019中国集成电路设计大会上,本土EDA厂商华大九天的董事长刘伟平做了一场题为《国产EDA助力自主创新》的演讲。

按照刘总的说法,EDA在集成电路领域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都广泛应用在芯片设计、芯片制造还是芯片封测等环节,它与装备、材料一起构成了集成电路的三大战略支撑基础,也直接影响了芯片性能、质量、生产效率及成本。“没有EDA,就没有IC”,刘伟平强调。

但正如他所说,这是一个被外商高度垄断的市场。

五大外商垄断95%的市场

刘伟平在演讲中谈到,现在的EDA市场是一个被外商高度垄断的市场。从他提供的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Synopsys、Cadence和Mentor三大厂商占据了80%的 EDA市场份额,这主要是得益于他们在EDA这个领域的深厚积累和完整的、有总体优势的全流程产品。

其他如Ansys、华大九天和Sivaco等厂商,则在特定领域拥有全流程,在局部市场也是技术领先。这几家厂商也占领了全球15%的营收。剩下的5%营收则由约50家的点工具供应商瓜分。

“其中前五EDA供应商的市场份额高达95%,这几家厂商无一例外都是外国供应商”,刘伟平表示。“这种情况不但出现在中国,全球都是这样的局面”,刘伟平补充说。

造成这样的局面,一方面与这些头部厂商发展比较早有关,另外还与EDA产业本身的特性有很大的关系。刘伟平指出,除了产业寡头垄断、技术壁垒高外,EDA作为一个算法密集型大型软件系统,还拥有研发周期长、产业化周期长、投资周期长、见效慢,还需要持续不断的资金投入的特点;此外,EDA还有需要建立产业生态圈,得到产业链上下游的全力支持、对人才的依赖性更高、并购整合是产业发展的重要手段等特性。

即使很难,但作为一个基本支撑,EDA对于近来正在全力发展集成电路的中国来说,是一个必须发展的技术,而这些年来也取得了不少的成绩。

本土供应商的进击

虽然与国外的领先厂商还有很大的差距,但国内的EDA厂商在过去几年也获得了不少的突破,也冒出了不少厂商,尤其是华大九天,更是国内EDA产业的领头羊。

从刘伟平的介绍中我们得知,华大九天的前身是在曾经的“巴统”对中国禁运之后,国外的EDA工具无法进入国内的前提下建立的。1988年启动的国产EDA工具“熊猫系统”,在1992年成功研发。“这是我国的第一个大型ICCAD系统”,刘伟平说。但他也表示,在1994年巴统取消了对中国的禁运之后,国产EDA产业在接下来的14年里陷入了低谷,直到2009年,华大九天成立,并在随后几年里承担了“十一五”、“十二五”核高基EDA重大专项,国产EDA产业才重新起航。

“发展到今日,华大九天不但在产品上获得了国内外三百多家客户的认可,在资本市场上也得到了大基金、深创投等资本机构的肯定”,刘伟平说。参照他在会上的说法,华大九天拥有国内唯一的模拟IC设计全流程EDA系统,系统搭载的仿真技术全球领先,支持7nm先进工艺、每年数百款芯片上百亿颗出货。“全球也仅有四个模拟设计全流程平台”,刘伟平补充说。

在数字SoC设计优化EDA系统方面,华大九天也全球领先。他们在这个领域不但能够支持7nm先进工艺,同时还定义了世界级IC公司的设计标准,覆盖国内近90%的IC企业;在晶圆制造专用工具与服务方面,华大九天也是国内领先。特别是版图及掩膜版数据处理软件性能方面,华大九天更是领先全球;最值得一提的是,华大九天是全球唯一一家提供平板显示设计全流程EDA系统的企业。

除了华大九天外,国内还有广立微、概伦、芯禾、九同方、博达微、蓝海微、珂晶达、鸿芯微纳、奥卡思微和行芯等一大波从事EDA相关工具研发的企业。他们除了深耕本身所擅长的领域,也随着终端的变化,探索更多的方向。

同样以华大九天为例,为了解决人工智能IC面临的并行算力和内存瓶颈问题,华大九天提供了一个基于异购计算的仿真产品ALPS-GT;为了适应人工智能、区块链和汽车IC对定制基本单元库的高可靠性、高一致性等要求,华大九天带来了Qualib;还有为解决5G和物联网IC在超低功耗和MCMM下时序优化引来的一系列复杂问题而生的XTop等一系列产品。

以上都是他们针对不同需求提出的解决方案。

差距明显,如何突围?

虽然国内EDA厂商在过去几年取得了进步,但与国外领先的同行相比,依然差距明显,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刘伟平表示。

第一,缺乏全流程EDA平台;在集成电路领域,EDA工具多达数十种,国产EDA工具能提供的只有一半左右,尤其是在数字设计关键领域缺失关键软件,导致无法形成完整的数字全流程EDA解决方案。

第二,缺乏对先进工艺的全面支撑;国产EDA工具对先进工艺的支撑还存在较大的差异,无法全面满足先进工艺下芯片设计需求。

第三,缺乏对制造、封测的全面支撑;目前制造、封测领域的EDA工具较少,缺乏对Foundry、封测厂商的有效支持。

其实在这三点以外,人才的缺失也是限制本土EDA发展的一个重要关键。刘伟平在采访中告诉半导体行业观察记者,现在国内拥有一百人以上研发团队的EDA公司仅有华大九天一家,但整个华大九天的员工加起来才四百人,这与Cadence等拥有过万员工的大企业相比,差距依然很显著。

而统计国内的EDA研发人员,统共2000多人的规模,当中的一大半都在为三大EDA巨头服务,剩下的就由本土EDA厂商瓜分,这就让本土EDA的发展更加举步维艰。为此刘伟平提出,我们必须要高度重视EDA人才的培养,同时也需要探索更多的方式,去吸引更多的海外人才回国,更好地推动本土EDA产业的发展。这方面不但需要高校培养方面的配合,同时还需要国家从政策上提供更多的支持。

刘伟平同时表示,从国际巨头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看到,兼并同行企业是EDA厂商发展必经的一个必经之路,这个规律值得包括华大九天在内的每一个有志于发展壮大的本土EDA厂商关注。

综上所述,本土EDA厂商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内容来源:半导体行业观察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