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中心新闻
时龙兴教授参加凤凰网“与未来城市对话:发展芯片以人为本”
发布日期:2020-07-02 浏览次数: 字号:[ ]
2020-07-02

何亮亮(凤凰卫视实时评论员):今天我们要跟三位嘉宾来讨论一个很严肃的话题,中国离芯片之路还有多远?其实这个话题是跟当前的形势有着密切关系,现在中美贸易纠纷,美国试图阻止中国发展自己的芯片。芯片为什么对中国的创新科技这么重要?芯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李力游(蓝海智能系统(香港)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我做了三十多年芯片事业,在美国大概呆了二十多年,在中国待了十几年。中美如今这个贸易对抗,实际上真正的对抗是科技对抗。中美的这种强烈对抗,目的就是控制中国,延缓中国的科技发展以及半导体的发展,从而延缓中国的科技和经济进步。


时龙兴(东南大学首席教授、南京集成电路产业服务中心主任):芯片就是用现在地球上最普遍存在、最便宜的硅砂,经过几十道甚至于上千道的工艺做出来的一个器件,这个器件就是芯片。它能干什么呢?它能进行信息的采集、信息的传输、信息的处理、信息的存储,这些都得靠芯片来做。芯片之所以显得那么重要,就因为它是信息社会的基石。


李力游:我再加一点,法国总统和德国总理他们合起来做了一件事情,叫Technological Sovereignty,他们把技术主权提得非常高。我原来没那么注意,因为资源现在不光是土地资源,不光是使用持有能源资源,更多的是把握信息资源,信息资源很多是在芯片里,所以芯片就变得非常重要。因此谁控制芯片谁就控制世界,当然这个道理有点夸张,但是基本的意思是对的。


何亮亮:罗群书记,我知道我们江北新区就有芯片,就是我们的核心产业之一,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一个决策?


罗群(南京市常委、江北新区党工委专职副书记):把芯片之城作为南京江北新区发展的主导产业,我认为第一个还是基于芯片这个产业非常大,虽然我们大家看到的东西很小,但它应用的领域很广,它的市值产值也很高。就比如我们现在提到的5G,中国政府从这么大个层面来率先公布我们上5G,它也是对集成电路产业无疑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物联网市场原本就很大,5G里面也要很多芯片,包括我们的手机里面都是用的芯片,这些都是促进。集成电路的龙头企业台积电,它落户在江北新区,有龙头企业就能够带动促进整个产业上下游的结合。芯片是一个智力密集,同时也是资金密集型的产业,作为江北新区、作为一个后发的国家级新区,也结合南京这个地方的一些特质,比如高校多、人才多,尤其在集成电路方面,积累的人才也相对比较丰富,那发展这个产业就有基础。


李力游:刚才罗书记讲的,它有倒逼中国自主可控的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可能性,原来没那么急迫,而且连我自己也没想到这个时间来的这么快,因为中国有自己特别大、甚至比美国还大的一个本土市场。原来我们芯片能买就买,买了国外很多,现在美国人不让你买了,也不要求它卖。今年年初的时候,我想在美国做一个设计公司,那现在为什么没做呢?因为如果25%以上的工作量是在美国做的话,这个IP是属于美国的,不允许拿到中国来,那做的意义在哪?所以我后来又倒了一下,因为现在有很多只能在中国做,当然在江北这边做的更好。


罗群:作为一个在江北新区的工作者,在我看来,集成电路企业的集聚速度还是很快的,通过中兴和华为,两年不到的时间,在江北新区的相关设计型企业已经集聚了三百多家。这个事情如果放到几年前,就算有5到10年的时间,也不一定能做到。


何亮亮:那我们说现在的形势,对于芯片研发和生产的格局会不会形成一种重新洗牌的效应?


李力游:这个可能性非常大,我们在半导体业界内部也讨论了很多,甚至有人用“一路一带”这个词来说,说是“一路两带,两个系统”。我们从现在往5年10年后来看的话,真有可能除了美国或西方为主的半导体或通讯的系统外,慢慢会有一个中国自己的系统形成。这个事情未必是中国想这么做,而是美国政府的倒逼,很有可能会走出两个不同的系统和体制来,这个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刚才时老师讲的很重要,一个是安全,信息安全和产业供应链的安全。如果说我们要做一个所谓的中国本土自主可控的信息,这个就跟美国没有太直接的关系。刚才美国我也说了,如果25%的研发是在美国做,就不能拿到中国来,也就是限制了美国东西到这边来的可能性。这种人为的情况,如果时间稍微长一点,会因为产业必须发展的实际需求,会逐渐形成两套体系。


何亮亮:从竞争的角度来说,他会不会引起一种新的变化?


李力游:应该会有新的变化,就是由于所谓的刚才讲到的封锁,造成了我们本土不停地往前走。而且我们有一个最大的促进半导体创新和产品研发、产品销售的动力,就是市场。用数字来说好了,我们2018年进口的半导体器件是3221亿美金,占中国总进口量的70%,比钢铁什么的加起来还多。全球半导体的总销售额大概是4688亿美金,中国进口量占到了60%,所以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市场。有这样大的本土市场,会带来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实际上就像罗书记讲的,就是一个正面的促进作用。未来5到10年,逐渐在中国会有很多细分市场,会出现世界级的、大的半导体公司,这个我是蛮有信心的。


何亮亮:那有没有可能形成中国的硅谷?


李力游:现在我觉得江北都快成中国的硅谷了,因为台积电在这儿、12纳米在这儿,都已经在形成。我认为江北可能是在中国近4、5年内发展最快的。这个得益于罗书记这样有技术远见,而且能够真正支持企业的人,说到做到这点非常非常重要。


时龙兴:我觉得江北的集成电路有几个角度我体会比较深。一个是决断力,在三年前的形势和现在不一样,提出“两城一中心”,把这么大一个区域国家级新区的产业重点放到芯片上,,这个选择是非常正确的。第二是产业生态的打造,我觉得产业发展实际上就是要打造好的产业生态,这个产业生态包括刚才李博士讲到的税收政策、人居环境,也包括芯机联动的应用、公共服务等企业发展壮大所需要的各种条件,这个统称起来就是一个产业生态。江北的产业发展选择了芯片并且为芯片的产业发展打造好的产业生态,来帮助企业、吸引企业在这个地方得到发展,这个也是我体会比较深的。第三是创新方面,芯片作为一个产品来看,实际上它的创新是永恒的追求,所以江北在集聚各种创新要素的过程当中,是有很多实质性的具体措施,在这三年里不断地在打造这种创新要素。最后是人才方面,搞产业实际上最核心的就是找到合适的人,人才是根本。所以在人才的集聚上面,包括推出人才吸引政策,把国内外的各种产业发展所需人才集聚到江北来。这些举措,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体会。


何亮亮:我想起一句话,所谓“天时地利人和”,现在看来江北要成为一个芯都,我们说是芯片之都,好像这方面条件真的是不错。


时龙兴:我觉得从天时来讲,江北是国家级新区,包括到现在的自贸区,都是重大的利好消息。那么地利呢,实际上随着台积电的落户,,围绕着台积电上下游的EDA公司,比如Synopsys、Cadence(国际EDA供应商)、IP公司,比如ARM(英国半导体知识产权供应商)、设计服务公司,比如GUC等等,都是各个产业链环节的国际顶级的企业落下来。人和这方面,包括一连串的扶持政策,和国内和国际的人才政策。在这里我要自我宣传一下,我们连续三年搞了三个全国性的大学生竞赛,有来自全国300多所高校的大学生参加,我相信这些大学生通过竞赛,到实地来了解江北,为他们到江北来创新创业工作打下了基础。


罗群:集成电路的发展,最主要的还是人,刚才李博士讲全球的人才往这集聚,说明集成电路是一个技术密集、智力密集、人才密集的企业。对于人才,就是从学校毕业以后,不管是念到硕士或者博士,马上就能到企业或者自己办的企业进入工作状态,这中间还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江北集成电路的协同创新等方面,这个时老师也都可以讲12345,那总结一下,怎么来做,就是把能够给人才的环境打造好。


何亮亮:从比较宏观的角度来看,我们整个国家在推动芯片产业的发展方面有没有什么政策?


罗群:2014年,关于集成电路,国家就出了战略信息支持发展,与此同时,有前面我们提到的一期集成电路国家基金,这么一个大基金在支持、在主导,对这个产业是利好。第二个就是刚才讲的政策,去年我们也出台了相关扶持政策。第三个就是还有一些专项的支持,来促进创新活动。


时龙兴:从国家层面我补充一条,就是15年国家设立了9个国家级示范性微电子学院,来为产业的发展推进人才培养的工作,9家加17家,9家建设的国家级范性微电子学院,17家筹建的国家级示范性微电子学院。所以通过这种方式,加大集成电路微电子方面的人才培养,来支撑产业的发展,这也是从宏观国家层面的一项举措。


何亮亮:包括罗书记本人,你不是作为一个书记和常委,而是说你也作为这里的一个市民,对于我们这这片新区,作为一个未来的城市有什么展望?

罗群:江北新区未来作为一个南京的新主城,实际上我们要避免过去老城市建设开发过程中碰到的问题,比如现在我们经常碰到的下雨建海的问题、比如我们交通堵塞的问题、还有马路拉链的问题,因为都没有综合管廊,还有城市中间其他的一些问题。未来在我们江北新区都会改掉这些东西,所以我们现在地上地下在同步设计,我们现在搞小网格、我们现在在做海绵城市、在做综合管廊、我们在城市中间建公园,目的就是让人和自然能够和谐发展。那么在讲到这个是城市的中间,就回过头来讲天人合一,和做芯片之城一样的,我们怎么能够把工作、生活、休闲,能够把包括交流一些智能化,都在这一个园区里面能够体现出来,让我们的人才能够享受到。所以我们在这个地方,包括现在逐步在建的几栋楼合起来,我们有为产业发展服务的公共技术服务平台、我们有共享的空间、我们有交流的地方、我们有购物的地方、我们有幼儿园、我们有托儿所、我们也有医疗,类似的很多。在我们的周边,还有健身的地方、有足球场、有游泳池、有健身房,都在我们这个地方来建设。这样一个新型的工作环境,都在江北新区能体现。当然尽管现在讲的这个也还没完全做到,但我们说更加舒适、更加智能化,这都是我们未来要的。整体来说,为什么有很多人愿意到我们这个园区来工作,就是讲工作、设备、包括对企业的服务很好,他在这边工作能够享受到的条件也很好,满足了一些生活上面的需求,这就是现在对未来城市,我们要重点打造的。所以回过头来讲,未来城市的建设还是以人为本,还是要做到人和自然怎么协同发展协调发展。


何亮亮:李教授,您选择到这儿来创业,那么从生活的角度,从城市的角度有什么原因?


李力游:我选择这儿,当然第一是领导、第二是环境、第三就是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尽管江北新区是个新兴城市,但我觉得它的配套非常好,我们有硬件交流平台,还有软件的一个工具,这在其他地方、包括在上海都没有。上海还问我江北怎么做的,挺有意思。所以这里从生活到工作等方面结合起来,跟很多中国其他地方没法比,它对事业、对做创业公司还是非常有帮助的。


何亮亮:所以我们今天就从中国的芯片之路,其实归结到最后是我们南京江北新区的芯片之都,把这称为是一个芯片之都,大家一起分享,大家去深入地讨论问题。非常感谢三位,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启发,谢谢!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